币安和红杉矛盾持续发酵

摩擦不断   对于红杉资本而言,赵长鹏的推文已经给其带来了困扰。消息发布后,多个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在币安的价格大幅下跌。据悉,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(Futures)下跌4.21%,IOST下跌7.17%。   5月8日,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,面对舆论以及投资者的诉求在微博上作出了强烈回应,红杉资本与币安的摩擦再次升级。

摩擦不断

 

  对于红杉资本而言,赵长鹏的推文已经给其带来了困扰。消息发布后,多个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在币安的价格大幅下跌。据悉,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(Futures)下跌4.21%IOST下跌7.17%

 

  58日,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,面对舆论以及投资者的诉求在微博上作出了强烈回应,红杉资本与币安的摩擦再次升级。

 

  摩擦升级给投资者带来了恐慌情绪。有投资者集中反映,为什么仅要求披露和红杉资本是否有关系?是否对红杉资本项目产品存有区别对待的问题?对此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了币安Binance公司的相关负责人。截至发稿前,相关负责人并没有给记者答复。

 

  非小号,红杉资本此前因与币安因融资事宜未谈妥,曾将币安CEO赵长鹏告上法庭。在币安A轮融资时,红杉当时对币安的估值约8000万美元。如果双方达成交易,红杉将获得币安近11%的股份。

 

  记者梳理发现,红杉资本曾在去年8月,与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签署了为期6个月的排他协议,在此期间,币安接触了IDG,后者给B1轮对币安的估值为4亿美元;B2轮对币安的估值为10亿美元,远高于红杉资本。

 

  红杉资早在今年3月份就对赵长鹏提起诉讼,指控他在谈判期间接触IDG资本,违反了排他性协议。而赵长鹏否认这些指控。4月份,币安宣布香港高级法院驳回了红杉资本的诉讼,并要求其支付赵长鹏的法庭费用。

 

  非小号觉得其争议点在于,红杉资本在投资时采用时间差的方式,先签协议再支付投资款,但期间需要68个月的观察期,但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飙涨,估值价格变化浮动很大,币安放弃了和IDGB轮融资后,与红杉资本谈判也处于破裂状态。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违反了排他协议,赵长鹏称其与IDG谈的是B轮融资,融资双方矛盾升级。

 

  两败俱伤

 

  据非小号悉,红杉资本很早便加入了加密资产的投资行列,未来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来关注加密资产及区块链行业。红杉资本与真格基金、IDG等都同属于区块链投资的先行者。

 

  红杉资本参与的区块链项目并不在少数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红杉资本曾投资过FilecoinOrchid ProtocolIOSTokenOntology等加密数字货币项目,其中Orchid Protocol还未正式上市。

 

  众所周知,红杉资本在VC领域影响力也不小,其所投公司占纳斯达克总市值22%,辛格尔是红杉家族的一员,摩拜单车等都有红杉的身影。作为顶级VC的红杉资本,获得其投资的企业,后续融资将变的更容易。

 

 非小号表示,在区块链热潮中,传统VC的风投模式被戏称为“古典投资”,而币安等数字货币交易所则掌握着币圈的重大话语权。币安在区块链的影响与红杉在VC领域的影响力不相上下。如果币安对红杉资本的区块链项目造成实质的影响,对双方而言将是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【非小号-http://www.58d.com.cn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【当前页面链接】

区块链相关

区块链媒体相关

区块链技术相关

挖矿相关

比特币相关